学步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学步车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当亿元工程竟是惊天骗局

发布时间:2021-09-14 22:01:18 阅读: 来源:学步车厂家
当亿元工程竟是惊天骗局

“亿元工程”竟是惊天骗局

今年2月下旬,在湖北省南漳县西南山水电站下游,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很多外地人在此安营扎寨。不久,这些人的住处挂出了“南漳县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程指挥部”、“南漳县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快递污染问题日趋突出程项目经理部”的牌子。当地群众以为筹划多年的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程要开工了!

3月26日上午,一场激烈的争吵声打破了西南山的宁静。从浙江赶过来的施工人员与项目部的人打了起来,项目经理被扭送到南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这些浙江人报案:我们被骗了!人们这才惊奇的发现,所谓的“南漳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系统工程”是几个骗子炮制的惊天骗局。

“亿元工程”下诱饵

今年41岁的黄鸿杰,原是广东省南奥县后宅镇新乡村人。他是一建筑公司的经理,因老婆是重庆市人,这几年一直在重庆搞建筑、安装工程。

今年2月15日,重庆一中介公司的苑老板打告诉黄鸿杰,有人向他提供信息说,军队某部建筑(集团)总公司九局在湖北襄樊接了一个亿元水电站建设工程。此工程不需要承建方垫资,如果能接到手,利润丰厚。

听到这个消息,黄鸿杰立即请苑老板代已前往襄樊打探情况。2月18日,苑老板在襄樊打告知黄鸿杰:我找到了军队某部建筑总公司九局的副局长柏志银核实过,此工程属实,柏志银说他已与业主腾飞水电有限公司经理刘八一签定了1.6亿元的承包合同。襄樊已有几家建筑公司在等着与柏局长签定内部承包协议,他愿意把6000万元的隧道工程分包给我们做,你赶快过来,我们承建的希望很大。

2月21上午,黄鸿杰赶到襄樊。当天下午,在苑老板的介绍下,黄鸿杰见了自称是军队某部建筑总公司九局的副局长柏志银。

柏志银身材高大,肩宽膀圆,肥头大耳,说话慢条斯里,派头十足。柏局长简单地向黄鸿杰介绍了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系统工程概况,他说这项工程总造价2.7亿元,他承包了1.6亿元的工程,余下工程被别人承包了。为证明自己所讲的属实,柏志银把湖北省水利厅委托腾飞水电有限公司为业主的文件拿了出来。

黄鸿杰仔细查看了委托书,没有看出任何破绽。他提出看业主公司的营业执照、资金到账情况。

柏志银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份中国招商银行武汉市分行的资金到账证明,证明已到账资金6000万元。柏志银说:“业主公司的营业执照我没有带,以后带你们去公司看。”接着,柏志银要黄鸿杰承包1号引水隧道工程,全长4000米,造价6000万元,并表示要立即签协议。黄鸿杰为防有诈,决定再考察一下,婉转表示随后签。

步步为营骗你上钩

为了解腾飞水电有限公司的真实情况,当天晚上,黄鸿杰在卧龙宾馆宴请腾飞公司总经理刘八一。

刘八一今年45岁,中等身材,看起来很忠厚。酒席上,柏志银向刘八一介绍:“这是黄经理,以后由他负责这个工程,我不常在这里,有什么事直接安排他。”酒桌上,黄鸿杰向刘八一敬酒,刘八一却严肃地说:“作为业主,我们要求建筑商必须保证'质量第一',其他的免谈。”见刘八一公事公办的样子,黄鸿杰反倒认为此项工程真实可靠。

2月22日,黄鸿杰在卧龙宾馆与柏志银签订了承包隧道的合同。合同签了,要拿图纸作预算。但刘八一那里的图纸是要钱的,按惯例这是九局的事。柏志银却对黄鸿杰说:“我虽然是九局的副局长,但在经济上曾出过问题,我拿不出钱来。你们先拿1万元把整个工程的图纸买回来吧!”

“我们只承包引水隧道工程,买整个工程的图纸不合适吧?再者我们把图纸拿走了,别人怎么办?”黄鸿杰不想拿这个钱。

柏志银又说:“要不这样吧,把1.6亿元的工程全部交给你去做,你总该拿钱把图纸买回来吧!”

见可以承揽到1.6亿元的工程,黄鸿杰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当然,他的小算盘也没有打错,1.6亿元的工程承揽过来,他再发包,岂不是再发一笔。于是,两人重新签订了一份1.6亿元的内部承包协议。柏志银还像模像样地以九局的名义给黄鸿杰下了一个文,任命他为此项工程项目部经理。

2月24日中午,黄鸿杰取出了1万元现金交给了刘八一,用于购买了图纸和资料。刘八一让黄鸿杰拿图纸去做整个工程的预算和施工方案。

2月25日,黄鸿杰赶到河南平顶山,请人做了工程预算。同时,黄鸿杰还安排部下拿着图纸的复印件回重庆,找专家做了整个工程的施工方案。

2月29日晚,黄鸿杰把预算书和施工方案送给柏志银。由柏志银加盖部队建筑集团总公司九局的公章,送到腾飞公司。

这时,柏志银提出没有路费,让黄鸿杰给他的卡上打2000元路费。上亿元的工程都承包了,黄鸿杰也不在乎这几个小钱,便给他卡上打了1500元钱。

3月5日前后,腾飞公司给九局发了一份传真,内容为“贵局报的西南山二期水电站引水工程预算书、施工方案,已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同意,请贵局派人到我公司联系。”云云。

随后,柏志银以预算书、施工方案业主已同意为由,要求黄鸿杰给他汇几万元,他用于联系工作。

柏志银一开口就要钱,黄鸿杰有些反感,但他嘴里不好说,于是派一个下属到襄樊跟着柏志银,负责安排他的吃住行。柏志银越是这样腐败,黄鸿杰越是相信这个工程的真实性。

以假充真蒙你眼

工程合同签了,预算、方案做了,但黄鸿杰还感到心里不踏实:他太害怕上当了。为了稳妥,黄鸿杰安排他的合作伙伴、做事谨慎的另一建筑老板黄培兵从重庆赶到襄樊,让他再次考察此项目的真实性。

3月10日上午9时许,黄培兵赶到襄樊,联系上柏志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要求到工地上看一看。

柏志银知道这是黄鸿杰的主意。于是,让黄培兵租了两辆小车,拉着他们一班人赶到了南漳县西南山。一到目的地,果然见工地上彩旗猎猎,机声隆隆。

在工地不远,“南漳县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程指挥部”的牌子,在阳光下褶褶生辉,指挥部里人来人往,一派繁忙,似乎告诉人们,这里的“亿元工程”将要大上马。

柏志银拍着黄培兵的肩膀说:“老兄,现在人家已动工了,你们还在怀疑,机会稍纵即逝呀!这个工程资金你不用担心,目前国家已拨款6000万元,当地政府自筹一部分,腾飞公司自筹一部分。工程建成后,不仅能发电、灌溉、保持水土,还能发展旅游。”他又指着高压线说:“这就是腾飞公司为工程大上马架的专线!”柏志银带来的工程师还郑重其事地向黄培兵介绍了工程宏图:在什么地方筑坝,什么地方打隧洞引水……

据了解,此时黄培兵看到正在施工的是南漳县西南山水电一级工程。柏志银把他们说成是南漳县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程施工队,因此迷惑了精明的黄培兵。而真正的“南漳县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程”还未启动,而且它的业主是南漳县水电公司,二级电站工程仅在1992年请南漳县规划局做了个规划,由于没有资金,一直放在那里。根本没有启动。

为了进一步打消黄培兵的顾虑,柏志银把黄培兵引到了腾飞水电有限公司参观。

腾飞公司设在襄樊市区某政法单位的二楼上。公司有7间办公用房,总经理办公室、副总经理办公室、财务室、会议室以及各种规章制度、办公用品等一应俱全。

参观完腾飞公司后,黄培兵在回宾馆的路上,向柏志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腾飞公司看起来确实很气派,但办公用品都好像是才买的,是不是才成立的,而且人员也不多。

柏志银回答说,这个公司是去年成立的,刘八一是南漳县水务局的副局长,省水利厅的一个干部在这里当副总,所以才有关系……

黄培兵还有疑问:这么大的工程应该公开招投标才能承包,九局没有竞标怎么就能承包下来呢?柏志银说:“你也知道,现在当领导的都想捞钱,如果竞标谁还给他们送钱,实话告诉你,你们给我的工程总造价5%的管理费,我要拿大部分送给各位领导!”

接着,柏志银问黄培兵这次来带了多少钱?听黄培兵说只带了几千块钱,柏志银很生气。

当天晚上,黄培兵将此情况告诉了黄鸿杰,黄鸿杰怕“煮熟的鸭子飞了”,要他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把进场通知书拿到手。

11日上午,黄培兵还在犹豫,这时又接到了黄鸿杰打来的,说刚接到柏志银,要求他拿5万元钱,办施工许可证,然后给他们开进场通知书。

12日,黄培兵打回重庆,叫他的朋友给他的卡上打了5万元,他取出来交给了刘八一。

过了两天,黄鸿杰来后,柏志银安排黄鸿杰带着他的一班人驻进西南山,而且要求他必须在租住地悬挂了“南漳县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程项目经理部”招牌。

黄鸿杰哪里想得到,柏志银如此这般是为下一步行骗他人做准备。

亿元工程原是惊天骗局

今年35岁的鲍文胜,原系北京城建集团四川分公司第一工作处副处长,家住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罗阳镇。今年二月,鲍文胜从公司出来自己搞个体。

今年3月,鲍文胜通过朋友,认识了黄鸿杰。

3月16日,鲍文胜来到了南漳县小漳河谈承包隧道工程。黄鸿杰把柏志银、刘八一给他的一套资料拿给了鲍文胜,双方签了总造价5000万元的隧道承包合同。

签了合同后,黄鸿杰按照约定,要求鲍文胜支付工程总造价1.5%的净利接近“腰斩”履约金,计75万元。鲍文胜说短时间筹不到75万元,最后仅交了5万元。黄鸿杰扣下了1万元的图纸费,另外的4万元被柏志银的手下李建以办许可证的名义拿走了。

合同约定,鲍文胜必须于3月28日进入工地,否则视为违约。21日,鲍文胜急急忙忙地打通知老家,招集了200人的队伍。为了搞好前期准备工作,鲍文胜又让20多名骨干先赶过来。

眼看开工日期就要到了,而工程施工许可证还没有拿到手,工地“三通”也没到位,鲍文胜很焦急,多次打催黄鸿杰。黄鸿杰又催柏志银,柏志银却躲着不见。

经多次催促,3月23日,黄鸿杰才拿来柏志银交给他的施工许可证复印件,但是“三通”仍然没有搞。鲍文胜由此起了疑心。

这天下午,鲍文胜又接到腾飞公司关于工程延期的通知。为了让交履约金,说工程的各项手续都搞好了,现在人马都来了,却又要延期,这不是在诈骗吗?

于是,鲍文胜安排手下到南漳县调查有没有西南山水电站二级引水工程?业主是谁?鲍文胜的手下拿着刘八一提供的施工许可证,找到了它的签发单位——襄樊市规划局,该局证实,这张许可证是伪造的。襄樊市地税局也证实,腾飞公司的税务登记证也是伪造的。

本来,柏志银让鲍文胜限期在3月28日进场,是为了骗取鲍文胜的履约金,谁想,这个限期给自己也带来了麻烦:必须为对方提供施工许可证、搞好三通。没办法,柏志银又想了一个办法:工程延期开工,提供了一张伪造的施工许可证。谁想,正是这张伪造的施工许可证,牵出了他们的惊天骗局。

3月26日下午,鲍文胜将黄鸿杰扭送到南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南漳县经侦大队接到案情后,立即向公安局及南漳县主要领导作了汇报,县领导认为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诈骗活动,不仅影响了南漳的招商引资工作,而且败坏了南漳的形象,要求警方尽快破案。

“亿元工程”原是一场惊天骗。那么谁是这起惊天骗局的真正骗子呢?

揭开骗子的画皮

警方介入后,柏志银、刘八一先后归案。

刘八一,1959年10月生,高中文化,南漳县人。1997年开始做生意,2002年8月,因诈骗罪被原襄阳县人民法院判刑六个月。

2003年3月,刘八一释放后,与马明(在逃)等人成立了“腾飞水电有限公司”,谋划利用这个空壳公司虚假引资,实施诈骗。

2003年12月,刘八一花了2000多元钱,办了“腾飞水电有限责让愈来愈多购买力转移到新能源领域任公司”的假营业执照、假税务登记证等手续。

为了使人相信公司的真实性,刘八一等人将公司的办公地址选在襄樊市某政法单位的二楼,在此租了7间房子办公,一切都搞得像模像样。假公司成立后,刘八一带领他的一班兄弟开始行骗。他们曾利用汉十高速公路的基建项目行骗,究竟骗了多少起,目前还在侦破中。

今年2月,腾飞公司工程师熊丰(在逃)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自称是军队某部的建设集团第九局副局长柏志银,由他作中间人,柏志银与刘八一结识。二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开始诈骗。

柏志银何许人也?

今年47岁的柏志银,是成都市金牛区人。1979年招工到成都铁路局宣传部工作,1986年离职经商。2003年8月,因涉嫌虚报注册资金被阆中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一个月。2003年11月,因假冒军工企业搞工程被四川省警备司令部抓获,移交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后取保。

去年12月,柏志银取保出来后,找到自称是解放军某部建设集团总公司九局局长的尹晓来(经公安机关查证,原解放军某部建筑公司已于1998年注销,而且该公司成立时,根本没有下设任何局,也根本没有什么柏志银、尹晓来这两个人)。尹晓来为柏志银提供了一套虚假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手续,自此,柏志银走了诈骗的道路。

柏志银认识刘八一后,认为西南山水电站二级引水工程可以做点文章。

为了将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工程搞得像真的,诱使各地的工程队上钩,骗取钱财。刘八一找到曾经规划过西南山二级电站引水系统工程、现已退休在家的工程师邓某,骗取了当年的规划图纸。随后,刘八一又伪造了“湖北省计委关于南漳县西南山二级水电站引水工程项目的批复”、“中国投资银行武汉市分行对腾飞投资建设西南山水电站六千万元资金的通知函”,还伪造了省水利厅对腾飞公司的委托书等等。

一切假证件、假手续准备齐全后,柏志银、刘八一二人沆瀣一气,由柏志银在前台行骗,刘八一在后台来收钱。他们先后以购买图纸、交履约金等理由,骗得黄鸿杰、福建隧道建筑总公司经理吴翊建等人7万元。柏志银单独骗取吴翊建2万元,黄鸿杰3300元。柏志银手下李建(在逃)骗得鲍文胜4万元。这次诈骗给黄鸿杰造成经济损失15万余元,给鲍文胜造成损失18万余元。

在案发前夕,柏志银又骗了两家建筑企业,但对方的钱还未骗到手,“银镯子”却到了他们的手上。

2004年4月19日,刘八一、柏志银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批捕。(01)

(因两骗子还涉嫌其他诈骗尚在侦破中,应警方要求,两骗子、西南山及腾飞公司均为目前化名)

拉伸试验仪
扣件力学性能试验机
扣件剪切强度试验机
抗折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