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步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学步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拨开疑云惠普CEO强调不会分拆出售业务

发布时间:2021-01-07 19:25:27 阅读: 来源:学步车厂家

和三月份一样,李艾科需要出来辟谣,他再次强调惠普不会分拆。这是自李艾科在2010年11月1日上任以来出现的第二次关于惠普要出售部分业务的传闻,上一次的传闻出现在3月份,在惠普公司公布李艾科上任之后的新战略之前。

6月29日,在面对中国媒体的发布会上,李艾科再次阐述了惠普新战略,具体而言有四点:一、在管理和优化目前的IT环境;二、打造和管理下一代以云为基础的架构;三、实现向混合计算模式的无缝过渡;四、为个人消费者和企业用户定义并提供互联世界。围绕四点战略,惠普在未来将着重关注三大领域:云,连接性和软件。

事实上,这四点并没有构成一张清晰可见的战略地图,可供按图索骥。它更像产业趋势分析,此前或多或少都已经被人述及,是一套几乎所有大型IT公司都可以采用的竞争环境分析的说辞:计算模式的变革和联网技术的普及所引发的IT产品和服务交付模式的变化,已然是一个不可逆的行业趋势。那么,基于传统计算模式构建的IT环境,无疑是会产生“管理和优化现有IT环境”的需求;如何管理和优化,那势必要向混合计算模式过渡;而要帮助客户向混合计算模式过渡,IT产品/服务提供商就必须具备以云为基础的架构类产品,否则只能沦为系统集成商;上述所有的行都将有助于重新定义和提供一个互联世界。

再具体到三大领域:云,连接性和软件,无疑都是后PC时代IT公司需要排兵布阵的要塞,作为全球最大的IT公司,惠普自然不能失语。因此,做还是不做,并非惠普的难题;惠普的难题在于,基于现有的资源禀赋与能力,它要如何做?李艾科领导下的惠普新管理层需要阐释是:基于上述的竞争环境分析,惠普将如何组织和利用现有的资源禀赋,来再造应战未来的新能力?是否需要再造惠普,以形成新形势下的经营模式?

一直以来,惠普都是一家以硬件销售为主的IT公司,惠普2010财年(2009年11月1日-2010年10月31日)录得1260亿美金营业额,其中惠普信息产品部门(PSG)、惠普打印及成像系统集团(IPG)和惠普企业级存储和服务器业务(ESS)分别贡献约407亿美金、257亿美金和186亿美金,三者总和占比约为总营业额67%。惠普的PSG和IPG的主要业务则是销售电脑(包括笔记本、台式机、平板电脑、工作站等产品)和打印机及耗材。而惠普2010财年服务业务收入只是同比增加0.7%达到349亿美金,换言之2008年花了132亿美金收购IT服务公司EDS,尚未体现出并购后的协同增长效应。

此外,惠普全球分为三大业务集团:PSG、IPG以及EB(企业业务部门,此前也称TSG,即技术和服务业务部门),相对独立。此前李艾科和惠普的高管团队谈及惠普的竞争优势,言必称惠普完整的业务链条,从硬件到软件站再到咨询服务,从企业级应用到消费应用,一应俱全。问题是,在目前的三大业务集团相对独立的架构下,如何才能发挥协同效应,是否需要设置新部门,来推倒业务集团之间的“墙”?因此,如何更好地实现协同,不仅仅是买下EDS后的并购整合问题,也是新战略下,整个惠普公司面临的挑战。

以“云”为例,简而言之,“云”是一种软硬件混合体。在云计算的生意中,有两种生意模式。一种是通过帮助客户构建云环境来销售硬件、软件或者咨询服务,另一种模式则是销售云计算服务。惠普会更倾向哪一种模式,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事实上,不论哪一种模式,都意味着惠普需要加强其提供整理解决方案的能力,这可能需要推倒三大业务集团的“墙”,实现技术和客户的协同共享,用前台的一个窗口来了解客户的众多需求,继而整合内部资源和能力,来响应客户需求。否则,惠普的新战略或许不能解决惠普部分业务面临的困境,云战略之下的惠普发展,疑云未散。

惠普的IPG集团正在积极布局云打印战略,作为惠普最为稳定的一项业务,惠普打印和成像业务一直是市场领导者,在市场占有率上有着绝对优势。在惠普全球执行副总裁、IPG业务集团总裁维迈西·乔希(Vyomesh Joshi)和笔者的交流中,维迈西阐述了IPG业务集团的云打印战略,“每一台云打印机都有一个对应的Email地址,可以连到网上,拥有这种打印机的普通消费者、中小型企业客户以及大企业客户,都可以享受这种服务。他们可以通过任何终端(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台式机),在任何位置(不管是在机场还是在移动当中),来享受到打印的服务,这应该说是惠普一个非常核心的创新所在。” 维迈西说道。

维迈西的描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样一种商业模式:惠普在公共场合投放适量的惠普无线打印机,以供拥有惠普打印机的任何客户在需要时可以投币使用,随时随地进行打印。这是一种云服务的商业模式,但目前的惠普IPG集团尚不会尝试这种业务,毕竟相较于直接销售打印机及相关耗材的传统业务而言,这种云服务商业模式反映在财务报表上首先会是成本和费用的支出,而后才可能是缓慢且稳定的服务收入。因此,在云打印战略之下,IPG的目标是在2013年全世界卖出至少1亿台的“云打印机”,目前他们在全球总共卖出2000万台。但维迈西并不否认这种尝试的可能性,他说惠普“也会去考虑这样一种商业模式”。

不妨假设下,如果惠普在众多公共场合投放云打印机,用户可以通过任何一种惠普终端设备,随时完成打印任务。这应该可以刺激市场对惠普终端设备的需求,毕竟,基于云,它提供了独特价值主张。但此项举措所产生的财务影响,应该如何处理?现有的对IPG集团的业务考核指标是否会导致IPG集团决策者更倾向于销售硬件,而非进行商业模式调整?

而相同的问题,也会出现在李艾科所设计的四点战略的实施上。

虽然包括李艾科在内的一众高管都否认惠普将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但变化却正在慢慢发生。根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去年年底,在上任不久后,李艾科曾经推动一项长期用于惠普喷墨打印机内的技术的“另类商业化”,惠普用这项IPG部门一直掌握的技术开发了一种传感器,提供给壳牌公司来监测油库库存。

另一值得关注的变化则是,惠普在6月中旬分别任命惠普全球执行副总裁、PSG业务集团总裁托德·布拉德利(Todd Bradley)和全球执行副总裁、IPG业务集团总裁维迈西·乔希(Vyomesh Joshi)作为惠普全球执行委员会的中国市场高层督导和印度市场高层督导。

这些局部的变化,或许有助于观察者逐渐拨开惠普疑云。

患上了盆腔炎以后要怎么预防

上海专业肾衰竭医院哪家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_点滴型银屑病反复发作该怎么办

重庆市治银屑病大概多少钱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夏季白癜风防治的3个要点 夏季患白癜风须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