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步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学步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82岁退休煤矿工人患尘肺病 每月领86元退休金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9:35:47 阅读: 来源:学步车厂家

82岁退休煤矿工人患尘肺病 每月领86元退休金

入院通知书和退休金条

老矿工丁吉昌

    尘肺,在中国所有职业病的发病率中排名第一,一旦发病患者难以治愈。淄博作为山东典型的工业型城市,在经济社会近年来长足发展的同时,尘肺病人问题凸显,其患者数量约占全省三分之一。目前,淄博在尘肺等职业病防治方面采取了哪些举措?遭遇了何种困局?作为尘肺病人,他们的维权又有着怎样的历程?本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本版文/图 记者 孙珂 冀强

    4月7日13时,实际年龄82岁的丁吉昌刚刚吃过午饭。他只吃了半个馍,自己摸摸肚子还有点空空的感觉,这是几年来他每天吃饭的状态。

    因为丁吉昌知道,他的肺里已经堵满了“灰尘”,一旦吃饱就会把自己憋死,他的一个弟弟就是因为这样去世的。

    严格意义上讲,丁吉昌只能是“疑似尘肺”者,因为他没钱去住院做诊断。对于丁吉昌来说,自1985年从煤矿退休直到今天,他每月的退休金一直是86.88元——82岁的他于建国前参加工作、煤矿中干了16年,每每想起这些,他肚子里空空的感觉,远甚于从来不敢吃饱饭。

    曾经当矿工的幸福

    4月7日,本报记者来到淄博市博山区丁吉昌的家中,村北不远处,就是老人曾付出青春和血汗的八陡煤矿,煤矿下辖各煤井早已关停。

    每个人都有青春的过往,在老人1956年的省供销社淄博陶瓷批发社工作证上,丁吉昌英俊、潇洒,与如今两鬓苍苍、弯腰驼背的样貌截然两样。

    在批发社工作一段时间后,丁吉昌1969年转到了镇办企业八陡煤矿。据老人回忆,由于生产发展对煤炭资源的急需,在矿上工作的丁吉昌当时收入还算较好,加上老伴也在煤矿工作,丁吉昌当时对自己的生活和收入还算满意。

    这样从1969年到1985年,丁吉昌在八陡煤矿的新生煤井工作了16年。1985年,其退休时矿上给其定的退休金为每月86.88元。连丁吉昌都没想到,每月86.88元的退休金竟然一直领到现在。而记者查询发现,八陡煤矿下辖的新生等煤井直到2005年才在当年整顿小煤井的风潮中关闭。

    难以确诊的职业病

    其实,早在矿上干活时,丁吉昌就觉得自己整日里呼吸难受,但自己一直没有当做“大病”治疗过,而在年岁渐高时,已经慢慢感觉“肺”不是自己的了,呼气吸气时鼻孔里就像塞着一团棉花。

    在丁吉昌的床上,记者看到了两个枕头叠加的超高枕头,用老人的话说就是不能枕矮了,而且晚上都得侧着睡,自己已经多年没有仰头睡过觉了,等到阴雨天或者天气骤凉,侧着睡、趴着睡都不行,就只能整夜坐着。

    如今一到冬季,老人就不敢在老宅子里住,因为他也知道一旦感冒,对别人来说也就咳嗽两声的事儿,对自己来说可能就是“要命的感冒”。

    2009年年底,实在受不了昼夜痛苦煎熬的丁吉昌到淄博市职业病防治院做检查,对方开具了“住院通知书”。在该通知书上,记者看到丁吉昌被初诊为疑似职业病人。“其实,医生说的很明白,就是尘肺,但是要想确诊开诊断证明书就要住院。这需要缴纳12500元的住院费用,我每个月只有86元的退休费,实在缴不起。”

    艰难的维权路

    丁吉昌和家里人都明白,自己的这“痨病”是受煤矿工作所害。

    “井下就是四块石头夹一块肉,从井口下去100多米深才是工作的坑道,只有1米多高,人在里面只能弯着腰。我是负责放炮的,一天要放几十眼,里面连风车都没有,只戴着个口罩,一放炮全都是粉尘,根本没法呼吸,我们在里面都憋得尿下。”描述其当年的工作环境,丁吉昌的话语很简单。

    然而,自认为在镇办煤矿发展中出了血汗的丁吉昌,在被医院定性为疑似职业病后,在为自己维权时陷入了困局。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医学观察期间的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但2005年,八陡煤矿下辖的新生等煤井因整顿小煤井被关闭,后煤矿的部分资产被承包,但只用以发放如丁吉昌等老工人的退休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规定,用人单位发生分立、合并、解散、破产等情形的,应当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进行健康检查,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妥善安置职业病病人。

    记者走时看到老人抽屉内的药盒,其中最常用的为氨茶碱,老人说也就五六块钱一盒。

放养鸡养殖方法

花卉的种植

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好看的言情小说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