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步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学步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司机见闻录之盗尸-(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1:57 阅读: 来源:学步车厂家

配阴婚的故事,以前说过一个,只不过这股风并没有过去,在东北没有配阴婚的讲究,都是讲究入土为安。但是这并不代表配阴婚这件事情影响不到我们这里,近年来不断有人因为开坟盗尸和骨灰被抓走,但是面对暴利,依旧有人不断的干着这样的事情。

张德贵是我们镇里的一个商人,在我们镇里他是第一波尝试下海的人,八十年代末就开杂货铺、开饭店,后来又开发廊,五金店,在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还在镇里开了舞厅和KTV,让我们这个小镇与外界的娱乐生活接轨。不过在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张德贵做起了煤炭生意,因为隔行如隔山,张德贵对于煤炭生意并不了解,只是生意伙伴建议他去弄,结果赔了个底朝天,多年的财富一夜之间赔的精光。

虽然后来张德贵一直努力的打工,不停的尝试其他的行业,但是九十年代末的时候,经济已经开始复苏,很多有头脑的人都大胆创业,小镇里的商店也多了起来,出售的物品也是十分的丰富,虽然张德贵开的店铺也赚钱,但是收入跟以前已经无法比了。开了几年小店,张德贵就不满足于现状了,张德贵还是怀念以前那种风光的时候,镇里人谁不认识他张德贵,谁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的打个招呼。再加上张德贵的儿子要上高中了,家里小店的收入无力支付那昂贵的学费。

于是张德贵下了狠心,准备去南方闯荡一番,和妻子儿女告别之后,张德贵就一个人跑到了广西,去寻找发展的机会。他这一走就是十多年,虽然期间不断的给家里寄钱,儿女们也都完成了学业,找到了体面的工作,但是张德贵却一次也没有回过家,甚至连电话都很少打回来。

一直到了大前年,也就是2014年的年末,张德贵回来了,虽然看起来显得苍老不少,但是开着豪车,还是证明他在南方混的不错。张家人自然是欢喜,而且张德贵也没有再离开镇子,而是在镇里开了一家丧葬用品店,而且规模十分的大,价格也比其他的店铺便宜很多,周围村镇的人都去张家的店里买东西,张德贵又成了镇里的红人。

我跟张德贵并不熟悉,但是我跟他的二儿子张世杰很熟悉,我俩同岁,初中的时候又是同班,高中分在两个学校念书,大学的时候阴差阳错的我俩又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因为是老乡,所以互相都十分的照顾,大学期间也经常联系,而每次回家,我俩也都同行。

大学毕业之后,我俩都在一个学长开的公司里做业务员,后来张德贵回镇里,张世杰就回到家里跟着张德贵打理生意。张世杰经常跟我说晚上睡不好觉,我也没有在意,后来因为公司倒闭,我成了无业人员,张世杰就把我拉到他家里跟着帮忙,工资倒是比之前公司给的还要高,只是经常需要出差,有些辛苦而已,但这是朋友家的生意,而且工资给的也多,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我俩基本每个月都要去一趟山西,因为我没有驾照,所以每次都是张世杰开车,我充当押运员,送的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到了当地,就有人接待我们,而且奉如上宾,好吃好喝的接待我们。我也曾经好奇问过张世杰,可张世杰总是含糊其辞的说是一些作法事用的东西。据说是一个得道的高僧给开光的东西,他们家独家代理,所以外地人也只能从他们家里买。我也想过为什么不用快递邮寄呢?张世杰说快递邮费太贵,而且不准时,还容易弄丢,所以只能每次都是亲自开车运送。

看他说的合情合理,我也没什么怀疑,只不过张世杰的睡眠问题越来越严重。以前他跟我说睡眠不好,我只是以为他压力太大导致的精神衰弱,可是跟着他跑了几趟车之后,我发现他几乎整晚整晚的不睡觉,每天睡着的时间也就两三个小时,而且睡一会儿就惊醒过来,睡一会儿就惊醒过来。他这么一惊一乍的睡觉,也严重的影响了我的休息。

“杰子,你这失眠症这么邪乎,没上医院看看啊?”我关心的问道。

“看了,开了点药,在家吃,咱们这出来跑车,不敢吃,万一道上犯困了太危险。”张世杰揉着通红的眼睛说。

“要不我开吧,我也会。”我建议到,其实我会开车,只不过因为是色弱,所以并没有去考驾照而已。

“算了吧,你也没本儿,万一出点啥事就不好了,我可还没活够呢,哈哈。”张世杰笑着说道。

回来之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车,张德贵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帮忙看一段时间店,他要带张世杰去看病,说是等看病回来,我再去上班。因为张德贵的大儿子,也就是张世杰的大哥,在上海打工,家里只有张世杰的母亲,而张世杰的母亲从来不过问店里的事情,所以帮忙打理店铺生意的事情就落在了我的身上,看着张世杰的精神和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也没推辞,就答应了下来。

“四小子,有人来谈生意了。”有一天我正在看书,张世杰的母亲突然带着一个人来找我。

我热情的招呼那人坐下,那人看张世杰的母亲离开之后,才开口和我交谈,结果我却蒙了,因为这人根本不会说普通话,而是说着方言。因为跟着张世杰去过几次山西,所以听得出是山西的方言,可是他说的是什么,我只能是连蒙带猜的,最后我俩只能用写字来交流。他一个劲儿的说要货,可是店里的货我问了个遍,他都不要,最终也没能谈成这桩生意,只能等张德贵回来之后再跟他谈了,于是我把他安顿在镇里的一个小旅馆里住下。可是我发现跟张德贵联系不上了,电话根本无法打通,张世杰也是一样,总是无法接通。

没过几天,张德贵和张世杰就回来了,张德贵还是老样子,可是张世杰却更加的消瘦了,不仅脸色苍白,而且脸上和胳膊上居然还起了斑,就像有些老人长的老年斑似的。张世杰说这斑会传染,跟我说话都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吃饭也是单独坐在角落里,从来不接近我们。

“她来找我了!她来找我了!”有一天,我坐在店里看书,角落里的张世杰突然蹿到我面前,一边拍着桌子一边吼叫道。

“谁来了?在哪呢?杰子,你冷静点。”我被他喊的不知所措,只能尽力的安慰他。

“来了,来了!”说完,张世杰就双手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好像要掐死自己似的。

我看情形不对,就在我发愣的这么一会儿,张世杰的脸色就因为窒息而涨得通红,我上去想掰开他的手,可是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连我都掰不开,我看到旁边有一个香炉是陶瓷的,于是抄起来就砸在了张世杰的后脑勺上,张世杰两眼一翻就躺在了地上。张德贵听到店里吵闹,也进来看,刚好看到张世杰掐自己脖子,和我把他打晕,于是快步走过来看儿子的情况。

好在我下手有分寸,只是把张世杰打晕,脑后勺除了一个大包,并没有受伤。张德贵抱着儿子掉眼泪,我看的也是十分的心酸,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帮着他把张世杰抬到了里屋的床上。

自那之后,张世杰就每天都念叨有人来找他,还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行为,张德贵请了不少名医,也没见到张世杰有所好转,甚至连风水先生都来了一波又一波,有的说张世杰是想起上辈子的事了,有的说张世杰是撞邪了,还有的说张家祖上犯过错,人家来报复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五花八门,但是任何一个都没能治好张世杰。

“四小子,我跟你说个事儿啊。”有一天店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张世杰悄无声息的凑到我身边说。

“你吓死我了,啥事儿,说吧。”我被张世杰吓了一跳。

“你得保证不能跟别人说,你发誓!”张世杰左右环顾,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才神神秘秘的对我说道。

“你特么说不说?磨磨唧唧跟个老娘们儿似的,不说拉倒,哥我还不想听呢!”我故意的气他说道。

“别介别介,我说。我要是再不说出来,我就得憋疯了。”张世杰赶紧拉住我的衣袖说。

于是张世杰就跟我讲起了他从公司辞职之后的故事。张世杰离开公司,跟着张德贵做生意,但做的并不是什么正经买卖,而是干起了挖坟掘墓的勾当,并不是贪图坟墓里的陪葬品,因为现在的人下葬,也不会埋什么值钱的东西,挖了也是白挖。他们真正的墓地,是坟墓里的尸体。

在农村,还是有很多人会选择土葬,虽然有关部门三令五申让人们选择火葬,但还是有很多人观念保守,认为入土为安,偷偷的把人土葬。而张家之所以开这个丧葬用品店,就是为了了解哪里有死人,所以他们家的东西卖的都非常便宜,甚至绝大部分东西都是成本价销售的,这样就能让张德贵在第一时间得知哪里有人要土葬了。因为在我们当地,土葬和火葬需要的丧葬用品不太一样,从对方购买的东西,就能推测出他家里人是土葬还是火葬。

张德贵之前出去打工,干的也不是正经买卖,他在广西没找到工作,于是跟着一群山西人去了人家的老家,干起了配阴婚的勾当,后来那伙人被抓了,而张德贵因为用假名字假身份,所以成了漏网之鱼。逃回东北之后,他就继续干起了这个勾当,因为山西当地对配阴婚这类事情查的十分严格,所以他就把主意打到了东北。跟之前的那些买家联系之后,那些买家也认为这是一个好方法,于是一拍即合,买家在那边负责销售,而张德贵按照买家的要求寻找尸体。

我听的是一身的冷汗,原来我们之前运送的,全都是女尸或者女人的骨灰。这可真的是吓到我了,我当时感觉自己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张世杰回到家里之后,就跟着张德贵一起挖坟找尸体,有一次山西的买家要求找一个年轻的女尸,而且不要骨灰。刚好附近有一个初中女生因为车祸去世了,她家里白天在张德贵的店里买了不少东西准备下葬。

张德贵和张世杰连着盯了好几天,在女人下葬的当天晚上,他们俩就带着铁锹和镐头把坟墓挖开了。做这种事情本来就让人紧张,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当张世杰打开棺材的时候,吓的“啊”的大叫了一声。因为他打开棺材盖的一瞬间,分明看到那女人看着自己笑了一下,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张德贵不以为然,以为只是张世杰看花眼了,于是张罗着把女尸抬了出来。可是从那之后,张世杰就开始做噩梦,每天晚上都能梦到那个女人来找自己,而且后来越来越严重。我来到店里之后,又有一次他跟着张德贵去挖坟,这次买家要求是小女孩儿,因为对方的男孩儿才八岁,刚上学没几天,校车出车祸丧命了,想找个年纪相当的女孩子。

刚过去没几天,当地有个女孩子落水身亡,年纪也相仿,于是这父子俩就趁着夜色去把坟墓挖开了。张世杰把尸体背回了车库里,想换个袋子然后放到车子的密封柜子里,可是打开麻袋,他发现那个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张开了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吓的张世杰魂儿都飞了。最后还是张德贵过来帮他一起把女尸塞进了密封柜子里。而从那之后,张世杰的精神更是每况愈下,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两个女尸站在自己身边。

在得知了张家人的买卖之后,我就辞职了,因为这种昧良心的钱我实在不想去碰。我也十分纠结,到底要不要去告发,毕竟张世杰是我的好朋友,也没有亏待过我,把他告发了实在不仗义。正当我纠结的时候,张德贵却被人抓走了。

在我辞职之后,张世杰和张德贵继续干着挖坟盗尸的买卖。上次来找我的那个外地人,正是他们的买家,没了我的陪同,张世杰一个人开车去山西送尸体,结果半路上出了车祸。交警在车祸现场发现了女尸,而张世杰也说不出合理的解释,加上当地配阴婚成风,就引起了交警的警觉,最后顺藤摸瓜,就找到了张德贵。

张世杰受不了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因为我曾经帮忙,也被叫过去问话,但是张德贵和张世杰把所有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把我保全了下来。还没等到审判,住在医院治疗的张世杰就受不了精神上的压力,在医院里自杀了,张德贵也没逃过法律的制裁。之后张家的家产被没收,张世杰的大哥怕那些被盗尸的家属来报复,于是就把张世杰的母亲和妹妹接走了。

山西的买家也被抓到,被盗走的尸体找回来一部分,但是更多的都不知道运送到了哪里,根本无从下手。那两个纠缠张世杰的女鬼,应该也能够得到安息了吧。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老子是癞蛤蟆》

---- 作者寄语:一个朋友给我讲的他亲身经历,虽然不知情,但是因为他确实参与了,所以处罚的轻,被关了半年才放出来。可别套在我身上,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因为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就用第一人称,我就直接套用第一人称了。

东莞市AAA企业信用等级认证机构iso认证费用

新疆一拖一喷浆机组基坑支护吊装喷浆机组厂家

镇江PE电力管施工回填方法&

辽源风力发电200大弯头性能参数

黑龙江隧道用湿喷机价位隧道专用湿喷机

军工企业HDIII电子产品安检门手机探测门工作原理

哈萨斯坦蜂蜜进口清关专员电话

枣庄CPVC电力管180口径几个等级&

芒果干进口报关经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