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步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学步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什么唐朝骑驴很丢人唐朝的驴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发布时间:2021-01-07 13:30:17 阅读: 来源:学步车厂家

为什么唐朝骑驴很丢人?唐朝的驴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为什么唐朝骑驴很丢人?唐朝的驴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引言:山客狂来跨白驴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酒鬼”何监,骑着一头白驴就进了靖安司,一出场就画风闪亮,胯下的坐骑则为他加分不少。

白驴并不常见,所以骑白驴进衙署很拉风。

事实上,在古诗里,骑白驴的不是山人就是神仙!

“山客狂来跨白驴,袖中遗却颍阳书”,这是王建《送山人二首》中的两句,诗中的山人,看上去就是何监的画风。

骑驴看似一个文人行为,但其实,在唐朝,骑不骑驴却是一个学问。

事实上,在唐朝,驴是可以有编制的,打球是能骑驴的,有驴是可以跑的士的,乱骑马不骑驴是要官司的……

在唐朝,一条驴的故事很多!

一、骑驴是一种风景

01.驴背上的N个诗人

事实上,不止是何监骑驴,在《全唐诗》里,到处都是骑驴的诗人。

孟浩然时最雅的骑驴大师,他总是人见人爱,诗人唐彦谦曾经这样回忆孟浩然:

郊外凌兢西复东,雪晴驴背兴无穷。句搜明月梨花内,趣入春风柳絮中。

事实上,孟浩然甚至认为骑驴踏雪寻梅是他灵感的来源,《韵府群玉》记载:

孟浩然尝于灞水,冒雪骑驴寻梅花,曰:“吾诗思在风雪中驴子背上。”

贾岛在当时也以骑驴出名,而他骑驴琢句,冲撞了韩愈仪仗,甚至意外地成为网红。“蹇驴放饱骑将出,秋卷装成寄与谁?”这两句是张籍写给的诗。

和贾岛齐名的另一个苦吟派诗人孟郊也骑驴,也许是贾岛的驴给韩愈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韩愈为孟郊写诗,特意提到他也骑驴:“骑驴到京国,欲和熏风琴”。

杜甫说他是老牌驴客,自嘲“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

事实上,白居易没驴骑还要去借驴,“日暮独归愁未尽,泥深同出借驴骑”。

孟浩然骑驴、贾岛骑驴、孟郊骑驴、杜甫骑驴、白居易也骑驴……

这么多大师骑驴,看上去在唐朝不骑驴,都不好意说自己是诗人……

02.骑驴和骑马的本质区别

这么多著名诗人骑驴,看上去是很闪的时尚!但有没有注意,这些骑驴诗人的社会地位?

事实上,贾岛、孟郊、杜甫一生都在底层挣扎,孟浩然一生都没有混到过编制,即使是白居易,他的骑驴岁月,也是在没混好以前的往事。

突然发现,这些文学地位很高的骑驴诗人,在社会上基本上都没混到多好。换句话说,他们骑驴多半是没条件骑马坐车后的选择。

即使是《长安十二时辰》何监的原型,秘书监贺知章,在杜甫的《饮中八仙歌》里,其实也是在骑马:“知章骑马似行船”。

《旧唐书》记载,进士冯定骑驴拜访老朋友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于頔,就被于頔的部下轻视,没有得到及时的通报:

于頔牧姑苏也,定寓焉,頔友于布衣间。后頔帅襄阳,定乘驴诣军门;吏不时白,定不留而去。

事实上,在现代,出门坐什么车代表个人地位,在唐朝,出门骑什么代表个人地位。

冯定的行为,基本上可以理解为开着五菱去看市长同学,想想也是他自己不对!

03.骑马资格就像“驾照A照”,有钱无权都要骑驴!

事实上,在唐朝,骑驴才是接地气的人生。

这不仅是因为马价昂贵,还因为大部分人甚至是没有骑马资格的。

事实上,“万恶”的封建社会总是对土豪商人很不友好。《唐会要》里的骑马禁令,首先提到的一条,是针对商人阶层:“乾封二年二月,禁工商不得乘马”。

商人是有钱享受的一个阶层,从《唐会要》可以看出,唐朝初期他们骑马也相对普遍。但是很显然,在乾丰二年以后,他们就只能骑驴了。

除商人外,布衣百姓,普通的僧人和道士也没有取得骑马“驾照”:

商人乘马,前代所禁,近日得以恣其乘骑,雕鞍银镫,装饰焕烂,从以童骑,最为僭越。请一切禁断,庶人准此。师僧道士,除纲维及两街大德,余并不得乘马。

所以,《西游记》里唐僧可以骑马,孙悟空们只能走路。唐僧是“两街大德”之一,孙悟空武功再高,也只能算普通“师僧道士”。

事实上,孙悟空和老百姓也不要抱怨,事实上,在晚唐以后,哪怕你是唐朝进士,如果还没有做官,也只能骑驴!

《太平广记》记载,晚唐宦官专权,太监杨玄翼就很看不惯进士们骑马,他下了禁马令,结果科场中千人都换成了驴。进士们惹不起太监,于是他们只能写诗自黑:

今年敕下尽骑驴,短袖长鞦满九衢。清瘦儿郎犹自可,就中愁杀郑昌图。

进士都要骑驴了,更何况那么多人还不是进士……

所以,岑参在《逢入京使》里说:“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是多么招恨的两句!

如果换成杜甫来写,他只能是写“驴上相逢无纸笔”。

二、“驴的士”、驴打球、唐朝的驴有多牛?

事实上,驴的功用从来不只是骑,常规的操作还有耕田和拉车。

但作为唐朝的驴,它们还可以成为“的士”,还可以参与打球,甚至还参加战争……

01.唐朝的共享经济:“驴的士”

事实上,即使驴是平民交通工具,但仍有很多人家没有养驴,他们需要用时,少不了雇一头驴。

于是,在唐朝兴起了租赁驴的事业,运营起来就像是今天的“的士”。

《太平广记》里记载,城市里的府门口、市场都有“驴的”等客,需要雇“驴的”的人,就到这些地方去找。

而在城外,沿路的店家都附带经营“驴的”,《通典》里记载了开元年间“驴的”的盛况:

东至宋、汴,西至岐州,夹路列店肆待客,酒馔丰溢。每店皆有驴赁客乘,倏忽数十里,谓之驿驴。

“驿驴”跑起来有多牛,《册府元龟》里说它“往来甚速,有同驿骑”,说明这种交通方式在当时还是很受欢迎的。

在唐代,甚至有长途“驴的”,顾客交了押金后,就可以长期赁驴。

在敦煌文书中发现了顾客和驴主签好的雇驴契约,契约上有:雇驴时间,驴主姓名,雇驴原因、目的地,以及驴的性别、年龄、身体状况, 并且写明驴走失或者损伤以后的解决办法。

这么完备的“驴的”运营体系,我们甚至可以认为他是唐朝共享经济。

02.打球的驴:“驴鞠”不是驴的错

事实上,在唐朝的驴,还进入了“体委”系统。

众所周知唐人爱玩,贵族们打猎、射箭,还打马球。而众多人民群众以及妇女,则打驴球。在唐朝,骑驴打球有一个专业术语,叫“驴鞠”。

历史记载,黔南观察使崔承宠“少从军,善驴鞠,豆脱杖捷如胶焉”。剑南节度使郭英乂在四川其间,大力发展女子体育运动,《旧唐书》说他:“颇恣狂荡,聚女人骑驴击球,制钿驴鞍及诸服用,皆侈靡装饰,日费数万,以为笑乐”。

事实上,二货青年欢乐多,唐朝后期的节度使和观察使阶层大都出身草根阶层,热爱 “驴鞠”运动,代表了崔承宠、郭英乂们贴近大众的品位。

小皇帝唐敬宗好打马球,但也看 “驴鞠”,《新唐书》专门记载他 “观驴鞠、角牴于三殿”,以充分说明他的不务正业。

从历史记载来看,参加 “驴鞠”运动是要受“正人君子”们谴责的。

但这不代表驴的错……

三、有编制的驴怎么用?

在唐朝,驴也是可以有编制的,而且还分“军事编”和“政务编”。

01.军队的驴怎么用?

事实上,军马往往直接参加战斗,而军驴更多的是完成后勤任务。

最重要的还是运送粮草辎重,唐高祖武德年间,幽州缺粮,罗艺“乃发兵三千人、车数百乘、驴马千余匹,请粟于开道”,可见当时军队大规模运粮是驴、马并用。

而相对于马,驴的性情更加温和,行进步态更加平稳,因此它的优势更多在于运送伤员。《大唐卫公李靖兵法》曾记载过这个制度:

量病儿气力能行者,给傔一人;如重,不能行者,加给驴一头;如不能乘骑畜生,通前给驴二头,傔二人,缚轝将行。

不能行走的伤员,拨一个差役陪护,并配给一头驴骑用。重伤不能骑驴的战士,拨二人陪护,并且配给两头驴拉车运送。

战争中伤员数量庞大,所以军队养驴规模也庞大。《通典》记载,唐朝军队每50人为一队,每队配驴六头。

马和驴在这里的重要区别就是:你驮着好人向前,我驮着伤员向后,虽然驴的方向不“进步”,但驴的作用更温馨。

02.脑洞大开的李卫公

事实上,名将李靖对驴的使用,还有另外一个独到的创新。

马匹偷盗是困扰部队的一个问题,因此上,他规定了“以驴绕马放牧法”:

诸营各令作异旗一放马,每队作记旗放驴。其马中央放,驴令四面援马放,其驴马子并於驴群四面围绕驴群,知更牧放。狂贼偷马,例须奔走,驴群在外,驱趁稍难,以此防闲,亦甚允便。

李靖的方法,我们可以总结成:

马群在中间,驴群绕四边,有贼来偷马,驴多跑不开。

事实上,古代名将不是只会用计打仗,管理军队同样需要脑洞大开。

03.驿站里的那些驴

官府编制的驴,更多地用在驿站和马坊。

经常看到影视剧驿站里六百里加急的马,但事实上,驿站里有更多的驴。只是这些驴没实力参加六百里加急,所以往往被忽视。

但你不能因此不重视驿站的驴,事实上,它们有其它的任务,《唐会要》里记载了一则利用驿驴向中央呈送官府文件的案例:

州司待纳状毕,以州印印状尾,表缝相连,星夜送观察使。使司定判官一人,专使勾当都封印,差官给驿递驴送省。

注:文中出现“送省”,在唐代“省”指的是门下、中书、尚书三个中央机构。

往中央送文件,驿驴的运送作用不可谓不大。

04.为什么干活的总是驴?

事实上在唐朝,驿站里的马,往往给高官使用,以及负责完成各种加急任务。

所以,马看上去很累……

但驴也不轻松,唐朝法律规定:六品以下的官员,闲散官员,如果没有加急任务,那是不能骑马的。即使有紧急任务需要骑马,完成任务回程,也是要骑驴的。

违反这些规定都是要吃亏的,所以最后都是苦了驴……

此外,官员家属和物资需要递送,也是要拨驴使用的,《唐六典》记载:

内外百官家口应合递送者,皆给人力、车牛。(一品手力三十人,车七乘,马十匹,驴十五头;二品手力二十四人,车五乘,马六匹,驴十头;三品手力二十人,车四乘,马四匹,驴六头;四品、五品手力十二人,车二乘,马三匹,驴四头;六品、七品手力八人,车一乘,马二匹,驴三头;八品、九品手力五人,车一乘,马一匹,驴二头。若别敕给递者,三分加一。家口少者,不要满此数。无车牛处,以马、驴代。)

有没有发现马和驴的数量对比?我们从中可以发现,驴的负担有多重!驴总总是干活的主力!

写到这里,我很想帮驴问一句:为什么干活的总是驴?

四、万水千山总是驴

耕田拉车,运送伤员,参加运动会,陪诗人作诗,还要“跑的士”……

唐朝的驴不要太忙,似乎永远不怕找不到工作。

我们如何评价一条唐朝的驴呢?

或许可以套用一句汪明荃唱的歌:万水千山总是驴!

各位元芳们,看了这么多,那么您是怎么看待一条唐朝的驴呢?欢迎留言,一起探讨!

呼和浩特不孕不育医院

武汉肿瘤医院

上海白内障医院

昆明整形美容医院

相关阅读